我的爷爷

Published on:

刚刚传来消息,爷爷驾鹤西去,寿终正寝,享年89岁。

而我,做为他的大孙子,没有见他老人家最后一面,但是在10月份回家那一趟,已经见过了骨瘦如柴的爷爷,当时已经预感到爷爷时日无多,虽然对这个结果有所心理准备,但还是有点意外,因为前两天给家里打电话,老妈还说爷爷的身体比以前好,可以吃饭了。

上个月回家, 听照顾爷爷的小姑讲,当听说我回家的消息,已经都不能坐起身子的爷爷,不断的起身看表,计算着我归家的时间, 这算是我头一次真正感受到爷爷对我的爱。

其实,我对爷爷奶奶的感情,相比较我外婆而言更平淡一些。 因为小时候是被外婆带大的,而爷爷奶奶在我上初中之前,一直在山村里住,而那个叫龙脑角的小山村,是我小时候最不愿意回去的地方,每次老爸要带我回去,我就耍起小把戏,比如装肚子痛,老爸无奈就把我搁家里自己回去了。我依稀记得爷爷奶奶住的院子, 那是三间土窑洞, 院子里一棵树,不高,我已忘记是什么树了,只记得我每次回去都爬那棵树上玩。正是这种小时候的陌生感,直到后来父母把爷爷奶奶接来一块住,都没有改观多少。

奶奶在我上高中的时候去世,癌症。从奶奶去世那天,到今天,爷爷独自一人生活了近二十年。 奶奶在世的时候,吃饭是和父母分开吃的,但是都在一个四合院子里,我经常中午先跑去爷爷那吃几口,再回来父母这吃几口,所以我的胃从小就被撑大了,导致我现在很能吃。但因为上学的关系,也就是中午吃饭的时候过去爷爷奶奶那,也不说什么话,晚上回来去爷爷奶奶那也是为了看电视,因为在那儿我可以自由的看电视,其他的交流就没有了, 在我做了坏事老爸教训我的时候,爷爷奶奶也从来没有插手管我,具体记不清了,反正我印象中是没有。自从奶奶去世后,我和爷爷的交流,仅限于每天中午晚上送饭,帮忙提水倒垃圾, 偶尔星期天,会听爷爷讲讲故事,也许这样的星期天超不过三次,因为我现在想不起来他跟我讲过的任何一个故事,但我记得我听他讲过故事。直到我上大学,也就是节假日回来去看看他老人家,再没有很多的交流。 所以,我对爷爷的了解,极其有限。

噢,我突然想起来了,爷爷给我讲过的两个故事,但都不是关于他自己的故事。


第一个故事是,关于我的大爷爷, 也就是我爷爷的大哥。 我爷爷兄弟五个,他自己是排行老四。依稀记得可能是上初中的时候,那会看功夫片上瘾了,想学武功,听老爸说大爷爷会武功,要把我送回龙脑角学武功,于是我就跑去问爷爷。 爷爷说大爷爷确实会功夫, 他15岁就在我们那一带押镖了, 并且已经出名了。当时龙脑角的村民,基本都会功夫,据说是一个云游四方的道士所教,抗日战争的时候,据说日本人都不愿意进这个小村子扫荡。我大爷爷功夫学的不错,但是他的功夫却没有传下来。 我爸年轻的时候,跟着大爷爷学过九节鞭, 这些都是我后来才知道的,我爸的功夫早已荒废了。 那个暑假,最终我没回去跟我大爷爷学两招,因为情窦初开,听说喜欢的女孩去补课了,我也屁颠屁颠的去参加补课了。

第二个故事是,关于我们那一带早年流行的僵尸传说。 僵尸,我们那叫「墓虎」, 据说当时在巡镇,出现一对母子,买完东西之后,店家发现纸币变成了冥币,报案之后,才发现那对母子是「墓虎」,当时驻守岢岚的部队派人过来镇压过,但是没有成功,最后听说我们当地有个厉害的阴阳,就派人去请他出马,当时我爷爷说过那个阴阳的名字,我现在想不起来了。 部队的人开车过来, 要那位阴阳坐车一起过去, 那位大师说了,你们先回去吧,天亮了我自然就到了。 听爷爷讲,那位大师最后是召唤小鬼用缩地术过去降服「墓虎」的。 我爷爷讲这个故事讲的可认真了, 起码让我有大半年时间活在对僵尸的恐惧中,因为我们家老院子对面的山头上面都是坟墓。 不过关于这个故事,我听以前经常和我爷爷在一起晒太阳的其他老大爷也说过,真实性就有待考量了。


我记忆里就想得起来这俩故事, 关于我爷爷自己的故事,他却没有讲,只知道他参加过抗美援朝,可能也参加过解放战争吧。关于爷爷的一个故事是听老妈讲的: 抗美援朝的一次战斗中,那会爷爷是连长,带着一个连在山洞里躲避敌人的轰炸,结果被敌人发现了,爷爷在洞口被炸塌之前把其他战友都送出去了,他自己却被埋在了洞里。三天之后,正当战友们以为他为国捐躯的时候, 他拖着疲惫的身子归队了。 老妈对爷爷的评价就是,命大。我却觉的爷爷挺伟大的,他担起了连长的责任。

关于爷爷经历的那些战火岁月,直到上次回家看到他保存在旧方便面袋子里的勋章证书,我才得以想象。


附图:

照片里军官证上的签名是「彭德怀」亲笔签名。 听老妈说,当年有一次爷爷病重,去了县医院看病,因为没钱医院的人不给看,后来奶奶拿出那一对勋章,摆在医院前台桌子上,说,「这是给这个国家立过功的人,这病你们看不看?」, 后来医院的人免费给治疗了。


还有很多很多事,在我想要去了解想要去关心的时候, 已经没这个机会了, 上个月回去的时候,爷爷说话都不利索了,所以也没让他说太多话。现在脑子里只记得,我临回北京的时候,爷爷握着我的手说:“好好工作!”

想写得更多一些关于爷爷的经历,可惜记忆的空洞,只留下那些勋章让我遐想。除此之外,我没有遗憾,在爷爷的弥留之际,我真正的感受到了他对我的爱,这是他留给我最美好的礼物。

P.S 2013.11.06记:昨天晚上梦到爷爷来我家看我了,看了看他从来都没有来过的我的家,也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。

Comments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